王啸坤首执导筒自认“及格” 亲力亲为才知有多

白继开 摄影

2006年,王啸坤获得《我型我秀》全国总冠军并作为歌手出道。11年后,他带着自己的电影导演处女作《有完没完》转战大银幕。从歌手到演员再到导演,似乎是很多音乐人这几年的转型路线,不少经典歌曲改编成电影都炙手可热。但在接受《北京晚报》采访时,王啸坤却不怕得罪人地说,自己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歌曲改编成电影,“也有人劝过我,拍这样的音乐电影可以捧红自己的音乐事业。那不行,电影就是电影,跟捧红谁没关系。”

《有完没完》讲的是父子和解

记者见到王啸坤时,他正在为当晚的电影首映礼做准备。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摇摇晃晃地走上红毯,王啸坤一把把她抱了起来,这是他两岁的大女儿。“因为做后期和路演,都一个多月没见到女儿了。”他自嘲说,“她都快不认识我了。”

29岁的王啸坤,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。他说,这符合自己的人生规划,“希望和孩子一起长大。我会带着她一起走红毯,人生重要的时刻不希望孩子缺席,这种感觉很好。”

很多人可能不太理解,年纪轻轻的王啸坤,怎么一出手就拍了一部讲中年危机的电影呢?“其实最初的剧本不是我的创意,它在概念上有点像90年代的一部美国电影《土拨鼠之日》,讲的是时间重置,主人公被困在一天之内不断循环。但《有完没完》的内核跟《土拨鼠之日》完全不一样,故事里的老范当了一天英雄,回到日常生活当中还是爱贪小便宜的一个人。这个片子不是说教,只是想说,在平凡的生活中,偶尔让自己闪一下光就行了。”

虽然自己还没有体验到中年危机的滋味,但王啸坤还是把自己和父亲的关系或多或少地投射在了影片当中。电影里的父子,一个是当快递员的单身父亲,一个是正值青春期、爱画漫画的高中生,相互之间从难以理解到逐渐弥合矛盾。“这和我有一点像,我父亲是军人,而我从小玩乐队、玩滑板,我爸都疯了,恨不得弄死我。”电影完成粗剪后,王啸坤请爸爸来看片,“没想到他问我,‘为什么时间会重置,没有科学道理啊?’我说,‘爸,这不是重点!’还是有代沟。”“当年是觉得爸爸为什么不理解我,有了孩子以后,我会开始想,为什么孩子不理解爸爸。”现在的王啸坤已经能够慢慢体谅父亲的苦心,“他理想中的儿子,应该是子承父业去当兵,我现在做这一行他也是帮不上忙,看着干着急。”

有范伟品质就放心

“范伟是我选的,也是唯一的选择。”王啸坤说。最初的剧本里,主人公应该是一个30岁左右的快递小帅哥,其实更适合“小鲜肉”出演。但王啸坤觉得,自己的第一部作品,还是得有些不一样。“选择小鲜肉,我们的影响力会更大一点,票房也许更高一点,这是实话,但是片子的品质就难说了。范伟老师的受众群体可能不是观影的主力人群,但是我的第一部戏,品质上能让我放心。”

但是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导演,能请动范伟也并不容易。“范老师一直在犹豫,但我也是真拼了。开机之前三天三夜不睡觉,自己改剧本,就是因为范伟老师不满意。我也不怕跟他吵,互相争执翻脸的时候也有,但他能看出来,我不是瞎玩闹的。”开机之前,范老师甚至放下身段,主动向王啸坤道歉,“他说,对不起,我要是听你的意见,剧本就不会出现问题。真的是特别谦虚、有涵养的老艺术家。”

拍摄期间,王啸坤更庆幸请到了范伟,“他这样的艺术家,有一点特别好,知道在片场导演最大,特别尊重导演,可能要是找小鲜肉就不一样了。”凡是正确的意见,范伟能都听取,有争议的地方,他还会多送导演一条,供剪辑时再选择,“剪辑的时候他也亲自来盯,每一个版本他都会和我们讨论,大家都说好,他就会听大家的意见。”在首映礼上,范伟也夸王啸坤:“王导让我学习了很多,特别是在人物塑造上特别给我启发。”

第一次拍戏,王啸坤还“刷脸”请来了林更新、薛之谦、Mike隋等好友加盟。“薛之谦、更新都是零片酬出演。像薛之谦所有的‘跳楼’戏都坚持自己完成,不用替身,真的很感谢他们。”

亲力亲为才知拍电影有多难

从小就横扫各种唱歌比赛的王啸坤说,自己从没想过要当歌手,反而是一直有个导演梦,“可能每个文艺傻孩子,都有个电影梦。”直到有一天机缘巧合,有个制片人来请他导个戏。“我的演艺生涯发展得也不是很好,我也很过气了,没有什么选择余地,接!管他是什么呢?”王啸坤自嘲说。

虽然是天上掉下个馅饼,但王啸坤也不是没有准备的人。之前在《同桌的你》、《既然青春留不住》等剧组当演员的时候,王啸坤一下戏,就喜欢坐在导演身边,看他们怎么拍戏。“这都是点滴的积累,虽然当时并不知道以后能当导演,但现在都用上了。”

但真正当导演时,王啸坤还是感慨“没有一步不是困难”。“剧本不好,我眼里绝对不揉沙子,现在这个版本等于我自己重写了一遍;剪辑不行,重来,我自己剪辑;声音、配音、特效、调色,没有任何一个环节我拉下了。”王啸坤坦言,自己的第一部戏并不像外界想象的,能有一个成熟的班底帮自己打点一切,反而是整个团队都没有太多经验,“被逼得没办法了,99%的事情都是我自己拿主意。连执行导演都没给我配,外联也是我,很混乱。每天我都是剧组最后一个睡觉,就连第二天下通告也是我自己下,艺人在哪休息,也得我自己盯,因为没有专业的人。” 抱怨归抱怨,但现在回想起来,王啸坤反倒觉得种种混乱给了自己宝贵的学习机会,“如果有一个成熟的班底帮助我,我可能要好几部戏才知道电影有多难,才真正对它心存敬畏。”

现在,已经有不少电影项目向王啸坤导演递上了橄榄枝。他说,下回自己不拍喜剧了,想拍点自己真正喜欢的题材,“还是要讲人,剧情强一点,一定要是纯粹原创的。”记者请他给处女作《有完没完》打个分,他实话实说:“及格。这部电影能完成就是奇迹,希望大家知道我不是玩闹,能看出我们的努力就好,难免有瑕疵,我也承认,这就是成长的代价。但是,能完成到现在的程度我很骄傲。”

眼下,电影导演之路已然开启,不过王啸坤说,自己从没有放弃过音乐,“音乐是从来都没断过的,拍戏过程中我也在创作,它已经不是事业这么简单,是一种生活方式。”

© 2005-2020天津市武清区牵手商务信息咨询中心 新濠天地导航网址 版权所有
津icp备14006698号-1
天津市武清区牵手商务信息咨询中心